1. 首頁
  2. Web2.0

“餓了么”6.3億美元的想象空間在哪?

   “餓了么”6.3億美元的想象空間在哪?

  昨天中午,餓了么傳出新一輪6.3 億美元的融資消息,估值達到30
億美元。雖然這筆融資的金額數量在披露之后遭到了很多媒體和業內同行的質疑,但拋開這個話題不談,在當下這個時間節點上,餓了么身上還是有很多可以值得討論的地方。

  在這篇文章里,我們想要探討的核心問題是:在現階段,餓了么說服VC
進行投資的想象空間究竟在哪?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不妨先來看一看“餓了么在這輪融資之前做了什么”,“在這輪融資之后又需要做什么”。

  在上一次完成3.5 億美元E 輪融資時,張旭豪當時稱融資后有三大任務,

  ■繼續完善高校的外送服務;

  ■大規模地開拓白領住宅市場,通過整合各方優勢快速獲取用戶;

  ■搭建以自有物流為中心,社會化物流為輔的物流配送平臺,鋪設廣泛覆蓋的“最后一公里” 物流網絡。

  餓了么副總裁羅宇龍作的補充則是:餓了么E 輪之后的一大戰略重心是提供更好的用戶、合作商體驗。

  而在這兩輪融資中間的這半年多來,餓了么主要做了這么幾件事情:

  ■5月,餓了么在“棉襖比基尼自白會”上透露,他們在4月份已經上線了自行研發的“蜂鳥” 配送系統。

  ■6月,蜂鳥系統正式上線。

  ■本月14號,餓了么低調上線了食材B2B 采購平臺“有菜”,采用類淘寶的平臺模式,為買賣雙方提供交易平臺,連接批發商和餐廳。

  ■本月16號,CEO 張旭豪宣布:蜂鳥系統開始正式對接第三方團隊和眾包物流,除了送外賣將接入更多的本地生活服務的配送。

  可以看出,“有菜”
平臺的推出,除了應和羅宇龍所說的提供更好的用戶及合作商體驗外,同時也意味著餓了么的觸角已開始向上游產業鏈延伸。而張旭豪此前想搭建的物流配送平臺,則隨著蜂鳥系統的上線和正式對外開發,有條不紊地走上正軌。

  但對餓了么來說,目前在外賣市場面臨的戰況依然非常嚴峻:去年年底,美團宣布完成7
億美元融資,目前還有消息稱美團外賣也會獨立融資;6月份,阿里和螞蟻金服合資60
億元成立新“口碑”,并推出淘點點移動端為基礎的“口碑外賣”;7月底百度外賣完成獨立融資,李彥宏宣布把百度外賣業務拆分獨立發展。除了巨頭,其他一些規模稍小的創業公司也在跟進。

  所以,在競爭慘烈的年代,餓了么在這一次大手筆的融資后,又需要往幾個方向發力?

  2015
年7月,張旭豪在接受《財經》采訪時稱,未來餓了么的重點是——物流和配送,并以此建立核心競爭力。張旭豪稱,未來餓了么將從一家外賣公司延展到一個到家網絡提供商。在前端(流量端),從外賣拓展到生鮮、蛋糕、超市、藥品等品類,線下商家通過入駐餓了么獲取訂單,同時在后端由餓了么來配送。“未來,我們像淘寶一樣為O2O
提供水電煤等基礎設施。流量需求方要付流量的費用,物流需求方要向我們付物流的費用。” 他說。

  以物流和配送為核心競爭力,結合餓了么自身平臺的流量優勢,將二者進行整合,為O2O
提供基礎設施服務——這個定位對餓了么長期作為外賣平臺出現的公眾形象來說挺不一樣的。但在為其他O2O
提供基礎設施前,餓了么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外賣范圍下自己的物流和配送。

  此前他們嘗試過自建物流配送團隊。但這件事太重,運營成本高,很難快速的擴大團隊規模。目前餓了么的日訂單峰值已經超過200 萬,這是他們擁有的4000
人專職配送團隊所無法消化的。另一方面,外賣的訂單量主要集中在早晚高峰,非高峰時段自建的配送人員一多就等于是白養著,成本也不劃算。而單純依賴自己搭建眾包物流也不現實,因為眾包這種社會化物流的模式,如果脫離了第三方的性質,單純只為餓了么自己服務,兼職的配送人員在非高峰時段容易“欲求不滿”,配送人員的效率無法發揮到極致,配送質量也不好掌控。

  隨著蜂鳥配送系統正式對外開放,可以看出,餓了么正在選擇一種“折衷” 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蜂鳥系統自己對接眾包物流——餓了么拿出1000
萬補貼招募10 萬名兼職配送員,目前據稱已經擁有了超過20
萬這樣的社會化物流人員;另一方面,蜂鳥系統還對接順風等第三方物流團隊——在蜂鳥對外開放的發布會當天就有一千家大大小小的第三方物流企業參加。除此之外,餓了么此前還和包括達達等20
多家第三方物流達成合作。在無法自己締造一個物流帝國時,餓了么選擇了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拉攏一堆小伙伴,依靠生態的力量建造物流體系。

  所以總結起來,餓了么是靠自建物流、蜂鳥對接的眾包物流+
第三方物流、合作的第三方物流,這三部分的物流力量來消化自己的訂單。同時,餓了么還把蜂鳥配送系統開放給了其他商家,這些商家通過加盟的形式能夠利用蜂鳥的及時配送能力消化自己的訂單,而這些訂單的品類就不僅僅只局限于外賣了。

  這時的餓了么,拿著蜂鳥配送這張牌,就相當于拿著一個達達,很輕松就能給投資人講另一個關于“最后三公里”
的城市毛細血管物流網絡的故事。數據顯示,這個故事或許并不遙遠——目前餓了么開放配送平臺已覆蓋全國260 多個城市,日峰值配送訂單突破80
萬單。而作為對比,對接了包括餓了么、京東、百度、淘點點在內的“達達”,每日配送單量超過70 萬單。蜂鳥的80 萬單已經超過了達達的70 萬單。

  如果餓了么在融資之后繼續發力蜂鳥系統的建設,蜂鳥系統的體量會變得越來越大。這時憑借蜂鳥系統把物流和配送打造成新的核心競爭力,再拿著這套物流配送體系去服務其他O2O
到家服務,也能為餓了么尋找新的業務增加點和其他渠道的變現能力。

  不過,對餓了么來說,蜂鳥更重要的意義是能夠在做好訂單、攥緊流量的基礎上自己把物流和配送搞定。因為這首先對于一個外賣平臺而言就等于完成了整個服務的閉環,外賣業務中的商業價值也可以被提升到另一個檔次。此前張旭豪曾表示,餓了么未來可盈利的有四大方向,包括目前聚集餐廳的流量平臺、物流服務、餐廳咨詢服務以及金融服務。后兩項暫時還看不到,但流量平臺和物流配送這兩方面的能力,既是外賣垂直行業上的深度整合,也是蜂鳥崛起之后,餓了么可以馬上看見的業務方向。

  事實上,除了往物流這塊重點發力,餓了么在其他方面或許也都很難有突破點。

  在目前,外賣服務已經把市面上那些最基礎的品類和需求鋪滿了,存量市場爭奪放緩,滲透率更大的增量市場在于中高檔次的品牌館類別里。這塊客單價更高,面向的是消費能力更強的白領群體。

  但針對白領這塊,餓了么雖然也在發力,但估計不怎么會被人看好。這是因為餓了么在早期是從校園起家的,這塊牌子的既有印象已經跟大學生群體掛上勾了,想在品牌上做升維不太現實。相反,百度外賣、到家美食匯等從出道開始就一直瞄準的白領群體,它們想用降維的方式從白領打到大學群體就很自然。

  除此之外,餓了么推“有菜”
平臺,試圖往供應鏈上游走的打法可能也并不樂觀。餓了么是想以外賣為起點,打通其他上下游部分,從而更好的整合產業鏈。但這塊市場的產業鏈對餓了么來說太長,而且上游農批這部分都是重運營的過程,對此前毫無經驗的餓了么來說并不好做。

  所以,這么看一圈下來,餓了么剩下的最后一張可行的底牌,或許真的就是物流+
流量平臺了。餓了么在著手新的一輪融資時,真正值錢的想象空間或許也在于此。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