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搜索門戶

谷歌如何尋找搜索的未來?開發衣領別針語音設備

谷歌如何尋找搜索的未來?開發衣領別針語音設備

  谷歌展示衣領別針設備

  北京時間11月23日消息,一直以來,Google.com運營很好。多年來,它是無數人每日互聯網生活的入口網站,它也是全球最有價值互聯網企業的賺錢機器。然而,隨著人們越來越多的將注意力遠離桌面電腦,Google的命運也將發生改變。不久前Google曾在博客中宣布至少在10個國家移動搜索量已經超過桌面搜索,當中包括美國,Google將這次轉變稱為“巨大的機會”。

  Google負責搜索產品的高級副總裁阿米特·辛哈爾(Amit
Singhal)深知,此次轉變對公司也是巨大的挑戰。他最近在Google加州山景城總部接受采訪時表示:“過去十多年,我們通過桌面端賺錢,進入移動時代卻不是這么回事,我們將更加容易遭到攻擊。我們必須重新從搜索開始。”

  搜索從語音虛擬助手開始變革

  1998年Google推出帶有藍色鏈接的搜索,到了今天,人們獲得信息的方式正在發生本質上的改變。在智能手機上,傳統的搜索結果呈現方式并不理想,放在智能手機或者智能電視上更是糟糕透頂。Google計劃將軟件植入更多設備,它必須重新思考搜索結果的呈現方式。

  從哪里開始呢?要找到解決的辦法,可以從Google龐大的互聯網服務、人工智能、海量用戶數據開始,它與Google兩款移動APP相關,它們就是語音搜索和Google
Now。通過語音搜索用戶可以用語音代替文本輸入,Google
Now則可以在用戶實際輸入文字之前對信息進行預測。Google希望人們的搜索方式發生改變,以前通過搜索框進行,現在要變成用戶與萬能助手之間的持續對話,讓助手來介入并滿足用戶請求。

  如果Google沒有開發出完美的虛擬助手,蘋果將做到。蘋果Siri可能是最著名的挑戰者,它已經植入到iPhone中,今年還被安裝到Apple
Watch和Apple TV中。微軟則在Windows
10中內置了Cortana。亞馬遜則開發了Echo,它是一款智能家電設備,人們可以將Echo放在起居室里接收語音指令。Facebook開發了數字助手M。

  這些企業都認為虛擬助手將是未來控制汽車、家電及其它聯網設備的方式。

  Google展示新設備:語音衣領別針

  在接受《時代》的采訪時,Google Now產品經理阿帕納·徹納普拉格達(Aparna
Chennapragada)談到了未來幾年Google的發展方向,他說:“在桌面互聯網信息與用戶之間,Google過去扮演著相當清晰的角色,未來的Google應該是什么?未來的Google還與過去一樣嗎?這是我們思考的問題。”

  辛哈爾已經47歲,它2000年加入Google,是公司的第176位員工,一直在搜索部門工作。當他還是一個孩子時,就很喜歡《《星際迷航》(Star
Trek)》。最初,Google的語音搜索項目代號為Majel,這個名字來自于星艦企業號中人工智能電腦的配音演員。

  辛哈爾隨后展示了一款原型穿戴設備,它將上述設想融合為一體。這是一款衣領別針設備,它支持藍牙、麥克風,只需輕輕點擊就可以激活,之前Google從未在公開場合展示過這款設備。設備可以通過揚聲器或者耳機發聲,用戶不必掏出手機就可以與Google對話。這樣的設備和《星際迷航》電影中Picard艦長使用的設備很相似。辛哈爾說:“我一直想要一款那樣的別針。你問任何事情它都能應對如流,正因如此,我們就著手開發原型設備,看看效果如何。”設備還遠沒有通過測試階段,但從中可以看出Google工程師正在努力尋找更自然的新搜索方式。

  然而,在此之前還有一些棘手的問題需要解決。最大的挑戰來自語音,既包括用戶的語音,也包括電腦虛擬人物的語音。

  語音搜索的挑戰

  在搜索框中,Google與用戶的關系建立在純粹的問答層面。我們將不成熟的想法輸入到搜索框,然后在藍色鏈接中查找中意的答案。我們甚至會認為搜索不是由Google引導的,它甚至可能是不存在的。調查顯示,搜索者往往記不住事實本身,而對查找過程記得很清楚。

  一旦通過語音搜索,情況就會改變。用戶心中會有一個預期,他們認為Google將傾聽并理解每一個字,然后以簡潔自然的方式回應,就如同人與人的對話一樣。Google語音識別專家、搜索科學家弗蘭西斯科·比菲斯(Francoise
Beaufays)說:“手機必須成為用戶的朋友,它必須理解非常開放的、自然語言式的提問,這樣用戶才會覺得舒服。”

  Google已經部分解決“聽”的問題,這主要歸功于算法的改進和計算能力的提升,過去2年,Google語音搜索錯誤率已經從23%降至8%。Google會話式搜索工程副總裁斯科特·赫夫曼(Scott
Huffman)說,9月時他在巴塞羅那一家噪雜的夜總會使用語音輸入,設備很好的記錄了他的所有發音,他說:“我認為語音可以和文字輸入一樣精準,甚至更準確。”

  然而,記錄語言詞匯跟理解人類語言可不是一回事。要讓語音搜索變得像科幻電影一樣聰明,Google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辛哈爾說:“文字的意思一直困惑著計算機科學,改進自然語言——也就是讓設備更好理解我們所說的話——依然是我們要攻克的關鍵難題之一。”

  語音搜索應該有個性嗎?

  有人認為Google語音搜索沒有個性。比如,當用戶問蘋果Siri人生的意義是什么,Siri會說一些俏皮話,她會回答說:“康德回答過這個問題!”“人生就是一部電影。”“至今所有證據顯示它就是巧克力。”再問問Google,看到的只有一串搜索結果。

  Google解釋說放棄個性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辛哈爾認為將笑話插入助手服務中雖然會使Google的App更迷人,但它會給用戶一個錯誤的印象,好像程序不管用一樣。辛哈爾說:“我不是說不應該有個性,但目前還不能完全將它建立在科學之上。”從2010年開始,蘋果Siri就學著講笑話。辛哈爾稱:“看看現實生活,最初可能有趣,但慢慢的就不再是個性了。”

  Google將精力投入到機器學習算法上,它可以讓機器自我學習,不需要人類工程師的較準就變得越來越聰明。人們越使用語音搜索,Google的語音算法就越能理解不同的口音。赫夫曼說:“當我說話時,你會在大腦中將聲音變成圖像,它如同句子一樣有意義。從某種程度上說,語言模型做的是一樣的,只是數據源不同,語音搜索的數據源來自人們的提問。”

  為了更好理解用戶,Google還升級了Google
Now,它可以掃描用戶智能手機屏幕,獲得與App相關的信息或鏈接,此舉招來許多批評。6月時,蘋果CEO庫克就曾指責說:“一些最杰出的最成功的企業欺騙用戶,獲取用戶個人信息,然后將自己的業務建立在這些信息之上,他們極力掌握你們的一切,然后將它變成錢,我認為這樣做是錯誤的。”

  Google強調它們沒有向第三方出售數據,但Google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Google
Now越了解用戶就運行得越好。辛哈爾稱:“我們只需要多了解用戶一點點,就可以開創一個好得多的未來。如果人們從中獲得價值,就應該使用它。如果不愿意就可以進入到帳號刪除數據。”

  到底有多少人發現其中的價值呢?這是一個問題。Google從沒有批露Google
Now到底有多少用戶,只是說服務正在“強勁增長”。Google沒有追蹤Google Now的月活躍用戶,它們關注的是日是活躍用戶。

  在談及未來搜索產品時,Google很少提及桌面搜索。即使在討論面向移動的新功能時,Google也會先提出這樣的問題:如果在汽車內,或者是在手腕上、在起居室內,人們的互動會有何不同?赫夫曼說:“我們花越來越多的時間思考這些設備,在這些設備上,語音是唯一的選擇。”

  未來Google還會作出何種嘗試,這是人們都在猜測的。在赫夫曼的展望中,未來會出現一款小設備,它內置Google數字助手,可以植入到傳統家電中。赫夫曼說:“我們不知道將有什么設備誕生,但我們知道它肯定會到來。不管你是在做飯還是在開車,也不管你是在遛狗還是在與孩子玩球,搜索與自然語言是人們互動并獲得信息和服務的方式。”

  辛哈爾最后還說:“Google將數據轉化為信息,用戶將信息轉化為知識,生活將知識轉化為智慧。如果Google告訴我答案,這將是好事一件,這樣我就可以將空出的5分鐘用來陪伴孩子。它用不同的方式充實我的生活。這就是我的感覺。”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