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B2C

貝貝網CEO張良倫:跟時間賽跑

  杭州九盛路9號東方電子商務園,這幾年風頭正盛的貝貝網就坐落于此。這是一家以快而著稱的企業,作為中國第二陣營的代表性電商公司,貝貝網只花了兩年時間,就在流量、日活躍度和用戶使用市場等方面遙遙領先。而且,“快”的理念已經烙印在整個團隊身上。

  作為創始人,“快”更是張良倫身上的標簽。他的桌面上,沒有一般辦公室慣常所見的茶壺茶杯等“慢生活”的道具,只有一個雞蛋樣的機器人和幾瓶礦泉水。喝了兩口礦泉水,他就開始迅速進入話題,聊起自己的創業經歷。

  2009年,碩士畢業的張良倫選擇阿里作為自己事業的起點,僅僅兩年之后他便開始創業的征途,所創辦的米折網曾經位列當時返利行業的前兩名。成功之際他又謀劃了二次創業,一頭扎進母嬰行業。不到三年時間,貝貝網成為國內銷售規模最大,用戶數量最多的母嬰垂直電商,而張良倫更被業內稱為馬云之后的電商小巨人之一。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快節奏的迭代下,張良倫用貝貝網的成功,證實了從商這一選擇的正確性。但如今的他卻并不愿意多談這種“快”。“創業是一條動態變化的路,創業者既要接受企業的高速增長,也要享受在平穩發展中醞釀變革,再謀高速增長。”當貝貝網轉換進入另一條跑道,張良倫更想用貝貝網在資本寒冬下的盈利數據,向外界表明,他不會只是一個曇花一現的85后創業新貴。

  越是差的市場環境

  越可能誕生出色的公司

  剛剛過去的一年,對于互聯網從業者來說,聽到最多的一個詞或許就是“資本寒冬”。投資人的錢不好拿了,創業神話破滅了,大多數創業公司都在苦苦地維持。

  最冷的2016年冬天,貝貝網宣布已經實現盈利。無論對于電商行業還是整個互聯網創業領域,這都算是一個重磅消息。燒錢燒不出一個未來,實現健康可持續增長,貝貝網讓一眾創業公司艷羨。

  “越是差的市場環境,越可能誕生出色的公司。”張良倫說,公司從2016年10月開始,實現了較大規模的連續盈利。從融資“定生死”到盈利“自造血”,這一時間,比張良倫原先預計的,要早了半年。

  “選擇比努力更重要。”這是張良倫對商業世界的認識。這半年的時間差,正是張良倫自己選擇的結果。

  事實上,在去年7月貝貝網的上半年工作會議之后,張良倫就開始調整自己的節奏和策略:“以前是在追求規模的過程中,盡可能多地實現毛利。現在則是要求在實現盈利的前提下,再去追求健康增長。”

  策略的改變來自于環境的變化。“你所處的位置是否相對安全,非常重要。高速公路上輪胎爆了,也不能急踩剎車馬上停下,但現在貝貝網已經進入了下半場發展階段。”

  這樣的自信是有數據來支撐的。作為電商行業的后起之秀,貝貝網創立雖只有兩年多,卻已擁有7000萬媽媽用戶及千萬級APP月活,“從公開數據看,所有基于APP的數據,我們都領先同行業第二名五倍以上。”張良倫說,其實,不管是多少倍,貝貝網已經處在了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2014年—2016年,這三年是電商行業的風口,是成就貝貝網最重要的因素。天時已過,再進入這個行業已經相當不易,更別說跟行業老大展開競爭了。

  而另外一個背景,是他基于自己對互聯網的預判,對經濟的預判。互聯網人口紅利已經過去,基于這樣的判斷,對公司發展做了適當調整。

  “現在覺得很慶幸,爭取了半年的時間差。現在我就不會太擔心活著這個事情,心態會比較平和,會去布局未來。”

  拋開奶粉紙尿褲

  帶著阿里基因去做電商

  張良倫口中的未來,就是媽媽經濟。從選擇做母嬰的第一天起,他就從未滿足只在這個垂直領域里面當老大。

  2009年,張良倫碩士畢業。在大學里一直折騰,從賣東西到自己寫代碼創立電商網站,張良倫很快確立了自己未來發展的方向。

  “我是適合經商的,要經商就要去最專業的公司。”基于這樣的心態,學信息與通訊工程專業的他,沒有按部就班成為研發工程師,而是加入阿里巴巴,成為一名產品規劃師。

  帶著259991的阿里工號,張良倫兩年內連升兩級,成為阿里巴巴高級產品經理,負責旺鋪等業務,任職期間,因主導旺鋪免費而名聲大噪。

  按照阿里的慣例,旺鋪需要付費才能開通,這一度也是B2B付費產品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張良倫則提出,把這個收費項目變成免費項目,讓普通會員不花錢也可以開通。這引起了整個付費部門和總監級高層的反對。

  對于一個剛入職不久的員工來說,難度可想而知。但一個成功的人必然能堅持自己的主張,經過再三艱難地溝通,旺鋪免費這一舉措得以落實,而最終的結果也使付費部門增加了免費會員的活躍度,并通過一些收費功能增加了最終的營收。

  為一個目標全力以赴,不妥協、不放棄,張良倫的阿里基因,在后期創建貝貝網的過程中,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阿里兩年的學習和沉淀后,張良倫開始創業。他離開阿里,拿了20萬元天使投資創立米折網。

  從淘寶返利起家,再擴展到導購業務,年傭金收入過億,兩年時間成為返利行業前兩名。看起來形勢大好的時候,因為一次短暫的淘寶政策調整,張良倫感受到了危機。

  米折網沉淀下來的大量數據為他提供了方向參考。“3C京東已經稱老大,圖書是當當稱霸,女裝也已經有了唯品會、蘑菇街等,細分行業里的第三名是沒有前途的。剩下的品類中,母嬰的數據最大,所以我選擇了母嬰。”

  但是,從紅孩子開始算起,10年來沒有形成一家真正的母嬰電商大公司。張良倫要獨辟蹊徑。

  彼時,代購正熱,別人是從跨境標品奶粉、紙尿褲做起,通過低價促銷,很容易就把交易額做上去。但他認為奶粉、紙尿褲價格透明,用戶黏性低,是典型價格敏感產品,很難賺錢。他決心要從非標品做起,從童裝切入。

  非標品的難度當然遠遠大于標品,一開始就是最笨的方法,張良倫帶著招商的同事去溫州、湖州產業帶,參加協會活動,積累行業人脈。而到現在,利潤空間更大的“非標品”已占貝貝網全部銷售的85%。

  “從阿里系出來,有阿里的基因和思維方式,也沒有歷史包袱和思維固化,我們會更理解電商,在理解的基礎上去迭代創新。”張良倫說。

貝貝網CEO張良倫:跟時間賽跑

  永遠在跟時間賽跑

  用科技去重新定義新零售

  2014年4月,貝貝網上線;同年8月,獲互秀電商、高榕資本、IDG資本億元級注資;10月,月銷售額破億元。

  2015年1月,獲IDG資本、高榕資本、今日資本、新天域資本1億元投資,估值近10億美元;當年11月11日,17小時銷售額破3億元。

  2016年6月,貝貝網宣布完成1億美元D輪融資;同年12月,宣布已經實現盈利。

  成立三年,貝貝網如火箭一般的速度躥起,其成長之快令同行側目。

  “有做線下企業的朋友,還有那些傳統行業,比如經營餐館的,你可以慢慢去打磨。但在互聯網領域創業就是這樣,前兩年,只能快,只能不斷去攻城略地,遠遠甩開競爭者,不快你就死了,一直甩開他們,才能讓自己安全。”張良倫說。在看他來,創業雖然是一場馬拉松,但也要用百米沖刺的速度來奔跑。對于創業者而言,任何一個季度都足以改變一個行業。

  快,是貝貝網的特色,也是見到張良倫的人,對他的最直接評價。與他說話,必須十分集中注意力,因為他語速極快,稍不留神就會錯失重要信息。今日資本連投貝貝網三輪,其創始人兼總裁徐新曾說,張良倫令她印象最深的就是說話速度快,邏輯思維強,他的骨子里是有創業基因的。

  張良倫所說的“快”還包括“快速學習”的能力。作為一名學霸,張良倫5歲上學,23歲碩士畢業,這是他10多年學習生涯積累的習慣。

  “大學時有一陣,其他科目考試都能提前半小時以上交卷,但英語不行,每次都急著才能把考卷做好。”他發現問題出在英語閱讀上,花在這上面的時間太長,于是他給自己硬性規定,每篇文章必須在3分鐘內讀完,而且讀完不看第二遍,就把選項填好上交。

  “一開始沒讀懂,錯了很多,但一段時間訓練下來,發現正確率就上去了。快和慢就是種習慣,快不會讓你失敗,慢也不一定會讓你成功。”

  這是剛過而立之年的張良倫的最大感觸。貝貝網的第一階段,是打造成母嬰人群消費的首選入口,通過兩年多的時間已經做到了。第二階段,是圍繞25—35歲的女性人群,成為一個家庭消費的入口,也即張良倫口中的“媽媽經濟”。張良倫說,女人已經掌握了家庭決策位置,從媽媽經濟入手,切入女裝、鞋包,還有居家,貝貝網已經在嘗試,增長也不錯。接下去的兩三年,貝貝網的“商業模式會更穩健,但節奏不會變慢”。

  在張良倫看來,即使貝貝網如今已是最大的母嬰購物平臺,成為行業中絕對領先的領導者,但市場沒有時間讓你停下來享受勝利的果實,“貝貝網在過去三年里面,幾乎參加了中國電商最慘烈的競爭,才達到如今的位置,當所有員工都在等待慶功之時,這其實只是垂直電商之爭結束了,馬上又要進入中國整個電商的競爭。”張良倫認為,“變革很容易,只需要排除一切雜念走下去,最煎熬的是做出變革的一瞬間取舍。”

  張良倫說:“貝貝網不會是下一個京東,如果跟寶潔、沃爾瑪、阿里、京東一樣的經營方式,我是不可能成功的。現在大家都在提新零售,貝貝網的未來,不再是一家互聯網企業,我要用科技去變革零售。中國的零售永遠都有機會,只要抓住時間差,順應消費升級,就可以贏得下一個零售的窗口機會,我會突破一些界限,重新定義行業。”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