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5G

雷軍知天命,小米攀高端

雷軍知天命,小米攀高端

圖片來源:小米官方新聞圖片

雷軍知天命,小米攀高端

2019年,對于9歲的小米來說,正在迎來史無前例的挑戰。前有月初vivo 旗下推出IQOO手機,后有月中OPPO官宣新系列Reno將于4月面世,加上華為與榮耀,昔日小米引以為傲的驍龍旗艦處理器已不再專屬,猶如倚天屠龍的明教,被圍攻于光明頂。

3月19日股市收盤后,小米發布了上市后的第一份年度財報。財報顯示2018全年,小米集團營收1749.15億元,同比增長52.6%;經調整凈利潤85.54億元,同比增長59.5%。值得一提的是,報告期內,小米硬件業務(包括智能手機、IoT及生活消費產品)綜合凈利潤率為正且低於1.0%,實現了上市前不高于5%的承諾。

不過,相比格力電器2018年2000-2010億元的總營收,小米還是略遜一籌,雷軍五年前與董明珠的“十億豪賭”以失敗告終。

相比世紀賭局,小米作為國產一線手機廠商中,唯一的上市公司,這份年度財報,不僅展示了小米在手機行業的處境,更投射出整個市場發展趨勢的全貌。

國內要飛更高,國外要飛更遠

對于整個手機行業來說,國內國外已然是全然不同的兩番場景。

財報顯示,小米2018全年,手機業務營收約為1138億元,同比增長41.3%;出貨量達到1.187億部,同比增長29.8%,相對于全球出貨量同比下滑4.1%的大環境下,小米跑贏市場實現了逆勢增長。

小米手機的大幅增長,主要表現在海外業務的強勢,國際市場營收達到700億元,總收入占比從去年同期28%飆升到了40%。憑借性價比方面的優勢,小米手機業務印度市場同比增長59.6%,連續六季度市場第一;印尼市場同比增長299.6%,成為第二大手機品牌;此外,小米在西歐也實現了415.2%的同比增長;但在拉美、非洲市場,仍然需要在渠道培養上做功課。

事實上,在銷量增長方面,對于國內任何一家廠商而言,似乎除了出海之外,并沒有其他道路。同為一線企業的華為、榮耀、OPPO、vivo都在近年來積極部署國際化,提升海外營收占比。

然而在國內市場,據IDC的數據顯示,小米手機2018年國內出貨量同比下跌6%。

小米國內出貨量下滑,預示著國內手機市場普及率增長到達瓶頸,進入長尾期。數據顯示,小米智能手機平均售價(ASP)在中國大陸市場提高17.0%,遠高于海外市場的9.7%。這意味著在中國,雖然低端機市場需求依然強勁,但消費升級已經成為不可逆的趨勢。

斬斷“性價比”鎖鏈

想提升國內市場競爭力,小米首先要砍掉的,就是性價比的鎖鏈。

小米手機在問世之初,便以“性價比”為口號,如今官方口徑改為“感動人心,價格厚道”,但通俗起來仍然 “性價比”,這對于在線上市場起家的小米而言,用戶已經被教育成為相同的配置清單,小米就應該比競品更便宜。

然而,用戶唯BOM成本是論,而忽略設計、軟件、服務等方面的成本,成為了“性價比”手機最大的矛盾——廠商必須要為參數之外的體驗付出成本,才能保證體驗領先,然而消費者卻不愿為硬件之外的成本買單。

上一個敢公布BOM成本的樂視手機,現在早已成為了歷史。所以,在《Redmi獨立宣言》中,官方說要“終結一切信息不對稱形成的溢價”,創始人雷軍亦想親自科普,卻又不得不保持謹慎。

小米給出的答案,是將Redmi品牌獨立,使雙拼怕走向分化。其中,小米作為母品牌,肩負著整個企業的形象;而獨立的Redmi子品牌,則專注性價比。前者價格注定走高,不僅要承擔新元件首發的溢價,還要肩負新軟件功能的研發成本;而Redmi則偏成熟,走原先成熟技術下放的路線,靠價格打下市場。

以今年為例,小米9搶跑三星首發量產驍龍855的機型,而Redmi雖然也將驍龍855納入考慮范疇,但真正推出恐怕要等到友商的855旗艦推出,芯片穩定量產后,再通過低價收割市場。如此策略,僅是小米手機雙品牌策略的開端。

AIoT雖然強勢,手機仍唱主角

雷軍知天命,小米攀高端

圖片來源:雷軍微博個人資料

雷軍“天使投資”的業余愛好,經過多年孕育,終于開花結果,讓小米旗下生態鏈以及注資企業成為AIoT的巨大矩陣。

小米財報中,IoT業務營收達393億元,同比增長82.8%,連接IoT設備達到1.51億臺。雷軍曾表示AIoT創新應用發展機遇,五年內將在該領域投資至少100億元。

強勢增長下,小米會成為一家AIoT的智能硬件公司嗎?

目前看來,可能并不高,雖然小米IoT產品營收占比逐季度穩步增加,但手機仍然是主要的營收核心,營收占比近7成。

在“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推動下,兩者短期內必然是相輔相成的關系。其中智能硬件需要借助小米品牌進行背書,同時又依賴統一平臺抱團組成生態,提高用戶粘性。同時不依賴小米平臺,米家App的月活用戶達到2030萬,其中超50%用戶來自非小米手機,不僅為小米生態提供了更大的外延,也為AIoT大數據建設奠定了基礎。

雷軍知天命,小米攀高端

當然,生態鏈企業的壯大,也會充實小米集團的營收。2月26日,雷軍、張峰和李軍、黃文元等人已經退出了小米生態鏈企業江蘇紫米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的股東行列。雷軍退出股東后,股東變更為小米科技責任有限公司和紫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其營收或將計入母公司,帶來更好的財務表現。

另一方面,小米想要真正成為一家互聯網公司,還需要繼續加大互聯網服務收入占比,而根據財報,其營收七成來自手機、電視業務的廣告與游戲娛樂方面收入,這些業務與小米平臺呈現強相關性,直接與手機和電視銷量掛鉤。

所以,小米想要需求持續增長,仍然需要不斷提高手機業務的市場競爭力。截止目前,MIUI活躍用戶達2.421億,平均用戶收入65.9元,想要進一步提升,則要重點推進高端市場建設,以收獲更高消費能力的用戶群體。

雷軍曾在接受采訪時坦言:“就我自己而言,做小米是我這一輩子最后一個事情”。俗話說“五十知天命”,2019年是小米創始人雷軍的知命之年,而他創辦的小米也隨其人生不斷變換著維度。

曾經靠降維攻擊,用性價比殺出手機市場一片天的小米,如今已不再只是手機公司,而是逐漸升維,從生態鏈的一部分,正在成為一整套生態鏈。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