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網絡熱點

MCN商用音樂侵權第一案papitube構成侵權 VFine勝訴并繼續上訴

2019年8月30日,短視頻MCN商用音樂侵權第一案于北京互聯網法院第五次開庭并作出一審判決,判令被告papitube公司構成侵權,賠償原告版權方VFine Music及音樂人Lullatone經濟損失4000元及合理支出3000元,共計7000元。本案具有跨國維權、短視頻內容維權的取證難、價值確定難等侵權特殊性。

VFine對北京互聯網法院在知識產權保護上的重視和支持表示感謝,同時將繼續上訴,圍繞侵權價值和維權成本的賠付金額展開,希望給音樂行業知識產權保護起到參考作用。

特殊性一:跨國維權成本高、流程復雜

維權是要覆蓋成本的,VFine對法院做出的赴日維權支出成本部分,僅酌情賠償3000元的審判結果深表惋惜。獨立音樂廠牌Lullatone2018年得知原創歌曲《Walking on the Sidewalk》被博主Bigger研究所用作商業視頻的BGM,由于跨國維權困難便在去年12月主動找VFine確立合作意向,希望后者協助維權。2019年1月開始,VFine本著和解優先的初衷進行溝通,長時間溝通無果后,啟動法律程序維權。

Lullatone授權VFine代理維權事宜視頻 https://v.qq.com/x/page/c0921hewzdv.html

被侵權音樂人展示音軌https://v.qq.com/x/page/o092159yf94.html

考慮到當下社會互聯網化及世界文化交流的普遍性,受版權保護的作品通過互聯網進行全球化使用已成為常態,跨國維權是將來必須重視的法律問題。因此,VFine將繼續上訴,爭取這部分合理且應有的維權成本賠償。

特殊性二:短視頻音樂商用如何定價

目前,國內流媒體平臺等機構在侵權事件上的一般最低賠付標準為千次點擊一元,本案涉事侵權視頻播放量近600萬次,即便是按照千次點擊一元的賠付標準,也不止本案一審判罰結果。同時,Lullatone的過往商業合作金額平均為1500美金。對于4000元的侵權賠償,VFine表示無法認同。

如果一個在法律上被判構成侵權事實的案件,侵權賠償金額比正規的商業合作授權還要低,那對于行業內面臨作品被大量侵權的原創音樂人和公司來說,未來的音樂維權將會變得更加艱難。

2018年我國短視頻市場規模達467.1億元,如此龐大的市場卻存在”侵權易維權難,成本高賠償低”的侵權怪圈場景。因此中國數字音樂市場商用音樂版權的規范化很有必要,關系到整個行業的健康持續發展。

papitube侵權事件登上微博熱搜頭條

國家政策開道,相關法律完善

2017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明確將”音樂產業發展”列入到”重大文化產業工程”中。

從2005年至今,國家版權局等部門連續15年開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專項治理”劍網”行動。今年4月,國家版權局啟動”劍網2019″,音樂、短視頻成為重點關注對象。 

8月22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布《關于實行最嚴格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為高質量發展提供司法保障的指導意見》并指出,必須構建嚴厲的責任承擔與執行保障機制,特別是加大賠償力度,顯著提高侵權人的違法成本,讓侵權人無利可圖。

隨著國家政策法規落地及監督治理活動的持續推行,國內眾多企業均自覺規范在音樂版權方面的商用行為。騰訊廣告、字節跳動等紛紛與VFine在各自專業領域達成戰略合作;短視頻行業中,如二更視頻、凱叔講故事等知名內容創作機構,更是與VFine達成長期年度合作伙伴關系。

同時, VFine還與速途網絡達成戰略合作,推出首個企業級MCN機構平臺化音樂版權發行與管理的解決方案。在版權授權上,為企業提供內容豐富的商用正版曲庫;版權管理上,對有侵權風險的視頻音樂進行檢索與版權確認;針對企業使用的未獲授權的音樂作品,可協助聯系版權方獲得正版授權;針對視頻中已經確認侵權的作品,可協助企業聯系版權方進行和解與訴訟。

正如北京互聯網法院在本案審判結果中所說的,”音樂作品屬于智力成果,自然人或者法人的著作權受法律保護,未經許可擅自使用他人的音樂作品的行為可能構成侵權,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因此,在當前知識付費的時代,每個人都應當樹立版權意識,尊重他人的智力成果。”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