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互聯網

我給火神山送物資

武漢仿佛被人按下了暫停鍵。

張治眼前的立交指引牌仍在指引著前往武漢的汽車前進的方向,道路兩側卻再也看不到來往的車輛。

年三十下午,作為蘇寧運輸調撥副隊長的他,正從鄂州出發運輸一批物資到武漢的醫院。

因為疫情的蔓延,武漢封城、家家閉塞。原本熟悉、熱鬧的城市街道,此刻卻如夜色般冷清、沉寂。

身為武漢人的張治,每前進一步,心里的難過就陡增一分。

我給火神山送物資
身穿防護服的張治

“蘇寧總部為支援武漢疫情,捐贈了大批物資,需要第一時間配送到武漢各大醫院。”

年三十下午一點半,正在陪上高一的女兒看綜藝節目時,張治收到了群里的工作通知。他主動取消了原本的春節休假,選擇第一時間回到工作崗位。

做妻子的思想工作比預計的順利,收到通知后一個小時內,張治收拾完衣物,告別家人奔赴戰場。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缺席家里的年夜飯。

他當時沒料到,這次出去,短時間內就很難回家了。

我給火神山送物資

對很多人來說,時隔17年,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戰疫,是從1月23日開始的,包括張治。

這天,武漢宣布全面封城,隨后短時間內,黃岡、鄂州、赤壁、仙桃、潛江市等湖北其他城市也相繼發布通告,宣布不同程度停運城市公共交通。

這場史無前例的“封城”行動,讓天性樂觀的張治第一次感知到疫情的嚴重性。“如果武漢沒守住,武漢人到哪里都抬不起頭。”

在此之前,女兒因為手術完本需留院觀察一星期,第四天卻被醫生勸離出院,已經讓張治的神經開始緊繃。

“那天上午,有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因走錯樓層到了我們這層,跟護士講要帶走一個患者,疑似有傳染病,下午打完針,醫生就讓我們回家觀察,出院手續都沒來得及辦。”

張治的車里已經聽不到相聲小品節目傳出來的歡笑聲,替而代之的則是一欄欄實時更新的新聞節目。

“說不怕那是騙人的”,抵達醫院前,他設想了無數種場景,也給自己做了一遍又一遍的心理建設,眼前的畫面,仍然超出想象過。

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醫護人員來往匆匆,隔著遮擋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都能察覺到的緊張。“病房外滿是帶著口罩的家屬。”

我給火神山送物資
張治跟工作人員正在搬蘇寧支援抗疫一線的取暖器

但也不全是讓人難過的畫面,當張治抵達火神山時,一眼望不到頭的建筑工地,無數臺渣土車和一群群帶著白口罩的工作人員忙碌的身影,張治感覺到的不僅僅是震撼,更是一種希望。

目前,張治的團隊又回來了兩名同事,除了因為交通管制不能回來的伙伴,剩余的12人均已全部回到工作崗位,輪流運送著一批批蘇寧支援抗疫一線的取暖器、口罩等物資。

“現在除了物資運輸,我其余時間就是在公司單人宿舍自我隔離觀察,吃飯都在宿舍內,跑一趟隔離三天,身體達標后隨時再投入物資運輸中。”

在宿舍,與家人視頻成了他每天最幸福的時刻。如果沒有這場疫情,此時此刻的他,正在履行自己的諾言,帶著寶貝女兒和愛人游東湖,逛漢街。

“期待這一天早點來。”

我給火神山送物資

張治的微信昵稱是“山河”,朋友圈封面和頭像都是祖國的大好河山。他說,那是一片綠原,是春天到來的時候。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