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新消費
  3. 零售

蘇寧菜場幫扶農戶:物流、人員、銷售一手抓

任何時代劇變的微塵,落在個體身上,都會成為他們難以承擔的“重量”。“往年的草莓都是二十幾的價格去賣,今年價格幾乎折了一半,還要發愁銷路。”近期,多地菜農、果農面臨著運輸難、銷售難問題。

每日助銷江寧草莓2000斤,八卦洲茼蒿2000斤,六合矮腳黃3000斤…蘇寧菜場在保障社區用戶“菜籃子”的同時,也正致力解決農戶因疫情導致的銷售困難,打通生鮮從原產地到餐桌的運輸鏈路。

“三無”農戶:無人采摘、無法運輸、無處售賣

草莓,正是開春季節,最受歡迎的時鮮水果之一。二月,乍暖還寒,春陽開始光顧各大蔬果種植基地。這本來是農戶的“豐收季節”。

疫情的到來,讓農戶們措手不及。

“我們江寧紅顏草莓原來是供應到全國各地市場的,往年的1~2月份,我們每天能出產后紅顏草莓5萬斤。”

蘇寧菜場幫扶農戶:物流、人員、銷售一手抓

萬畝田(江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下文統稱“萬畝田”)的負責人老沈愁容滿面:“今年不行了,對外供貨量只能達到往年的30%左右。而且,因為疫情太嚴重了,現在大家門都不敢出。可是,地里的蔬菜、水果,主要是靠人力來采摘的。”

困擾老沈的遠不止人工問題。

“對我們來說,最大的困境還是市場,運輸太難了。”老沈感嘆道:“現在外圍的市場全都出不去了,封城、交通管制,平常的物流運輸都走不通。”

目前,來自萬畝田的江寧紅顏草莓持續供貨的市場,只剩下南京永輝、蘇果、蘇寧等幾大商超,農戶們損失慘重。

“我們基地也有跟農戶合作的模式,收購他們的草莓。基地尚且能承受損失,但農戶們的抗風險能力就低得多。”老沈解釋道。

作為萬畝田的合作伙伴,蘇寧比任何人都清楚農戶的困境。為了幫助農戶解決銷路問題,蘇寧菜場主動向萬畝田采購江寧紅顏草莓,“目前光是南京一個城市,每天就可以售出2000斤左右。”

蘇寧菜場幫扶農戶:物流、人員、銷售一手抓

“我們也相應給出了一些措施,特別是在資金、物流方面。”菜場業務負責人透露:“譬如,酌情縮短結算周期、額外提供人工費用補貼等,用以保障農戶和基地那邊的人力供應。”

在物流方面,蘇寧菜場也做了更多的賦能與提速。“為了減輕供應商從源采地運輸農產品的壓力,我們會提供對應的物流幫扶,如果有些供應商的物流斷裂了,蘇寧也會做一個運輸上的補位。”

這一切,都是為了讓農戶的新鮮果蔬,順利地運到城市的餐桌上。

“這是一種守望相助,南京市民幫江寧農戶吃掉紅顏草莓,就是在幫他們渡過難關了。”

抗災倒逼轉型:生鮮電商模式再現機會點

“這種時候,像蘇寧菜場、美團買菜這樣的到家、到店業務模式,立馬就顯示出了優勢。”

洪九果品北京分部負責人李建明,此刻無比慶幸早早選擇了與蘇寧的合作。

“去年9月份,我們與蘇寧小店開始合作,嘗試線上轉型。10月份,我們接入了蘇寧菜場。”李建明回顧疫情爆發以來的市場情況,“我們主要供應的水果有砂糖橘、龍眼、火龍果、山竹、榴蓮等。剛開始的時候,銷量并不高。”

蘇寧菜場幫扶農戶:物流、人員、銷售一手抓

疫情爆發后,由于封城、交通管制等原因,線下的果蔬市場受到劇烈沖擊。“我們的線下銷量只剩下往年的三分之一,有些實體門店銷量直接下降50~60%,線下太難做了。”李建明無可奈何。

“這也沒辦法預料。”

與線下的蕭條慘淡全然不同的是,是線上訂單的猛增。這給了李建明一點希望。

這也是電商巨頭的希冀:農產品種植的抗風險性低,一旦發生天災人禍,果蔬滯銷,對農戶的損失是巨大的。要想真正幫助農戶,必須從源頭保障他們的銷路,解決他們“新鮮優質的農產品卻賣不出去”的困境。

“我們可以每次遇到難處,都幫忙售賣農產品,但這不是長久之計。”蘇寧小店工作人員表示,“我們需要為果蔬行業打開新的思路:線上、線下并行,拓展他們的銷路,面向更廣闊的市場、更豐富的群體,這樣才能提高他們的抗災能力。”

蘇寧菜場幫扶農戶:物流、人員、銷售一手抓

這也是注重社會效益的平臺共同的努力方向。

可以說,蘇寧菜場、每日優鮮等平臺的嘗試,為廣大農戶構想了一條更接近消費者的路徑。在這條路徑,消費者可以直接買到更新鮮的果蔬,而農戶也能逐漸擺脫線下市場供貨中的局限性,提高自己的抗風險能力。

而蘇寧等電商巨頭在物流、倉儲、人員、營銷等方面的支持與資源傾斜,則成為至關重要的一環。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