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貨運物流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2月8日,農歷正月十五,元宵佳節。

晚上10點多,武漢東西湖區新城18路建新村路邊,一輛印有蘇寧物流標志的黃色貨車從夜色中駛入,熟練地停在一棟自建房前的空地上。

屋里的人聽到聲音,知道是王紅偉回來了。此時妻子正在哄4歲的女兒睡覺,臥室的房門打開一條小縫,王紅偉探著腦袋朝妻子笑了笑,輕聲說:你們睡吧,我自己去下碗面,明天一早又得進城送幾批口罩。

妻子顧不上提醒他吃元宵,只反復囑咐他一定要做好防護,這個春節對于身處武漢的他們一家人來說,節日儀式已經不重要了,平平安安度過就好。

再害怕也要去:身在武漢,舍我其誰?

王紅偉的家,離蘇寧易購武漢東西湖區倉庫不到2公里,作為倉庫送貨員,年前,公司領導讓他負責春節期間倉庫的值班,他欣然接受。

但是,萬萬沒想到,就在春節前短短幾天內,形勢急轉直下。

這座雄踞于長江中游的“九省通衢”之城,曾經那么生機勃勃,卻突如其來地遭遇了一場千百年來未有的疫變,來勢之猛,舉國錯愕。

23日,武漢封城,新冠肺炎確診人數495例。

24日,大年三十,確診人數增至572例;25日,大年初一,618例……

病毒來勢洶洶,面目猙獰。

作為武漢蘇寧物流的一個普通送貨員,王紅偉原本輕松的假期計劃瞬間被打亂。

武漢已經被封城,但是,封的只是病毒之間的傳染渠道。而抗疫救災物資,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更迅捷低流通;老百姓需要的生活物品,也要力保暢達供應。

這是最需要物流人的時候。

王紅偉所處的東西湖區屬于武漢郊區,被封在城外,于是,把東西湖區倉庫的物資,轉運到武漢市區防疫前線的任務,全落到了王紅偉,以及他日常送貨的搭檔張林兩個人身上。

怕不怕?

“說不怕是假,但是,身在武漢,就是吃物流這碗飯的,我們不去誰去?”

熟悉的城市 陌生的感覺

想到會很忙,但沒想到會忙成這個樣子。

1月25日,蘇寧物流開通“綠色通道”,全力為各地政府、公益組織等機構對武漢地區的援助物資提供免費運輸配送。很快,通過蘇寧物流援運的大批物資長途運抵武漢東西湖倉庫,王紅偉和值班同事張林協同其他救援人員一起,盡快將物資重新卸裝、細分,再配送到街道、社區、醫院等每一個抗疫前線陣地。

如果說跨省界的長途運輸是向武漢輸送血液的大動脈,那么,奔走于武漢各區各街道的王紅偉們,就是觸達每個具體單位的毛細血管。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隨著疫情告急,各方物資每天如潮般涌向武漢,轉運需求陡然倍增。而且,隨著市內各個醫院增加隔離病房,社區設置隔離區等等,對空調熱水器等家電的需求也集中增加。

元宵節這天,武漢封城的第17天,也是王紅偉連續忙碌的第17天。

上午已經馬不停蹄第跑了幾家社區后,王紅偉中午又接到任務,將蘇寧聯合品牌企業聯合捐贈的20臺空調送到武昌區第七人民醫院,4臺冰箱分別送到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同濟醫院和中南醫院,還有四臺空調要送往江漢方艙醫院。

共六家醫院,這都是抗疫戰打響以來,全國人耳熟能詳的醫院,前線中的前線,險地中的險地。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但王紅偉已經習慣了,趁著回倉庫調貨的空檔,他還能回附近家里順便把午飯解決了,這段時間,外出吃飯已成了大問題。

中午一點,當開車駛過洪山公園附近那家熟悉的炒粉店時,王紅偉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以前經過這里只要逢飯點,他一定會吃上一盤,還有早晨最愛吃的那家熱干面,孩子心心念之的奶油蛋糕,也都很久沒吃了。幾乎所有的店面大門緊閉,大街上空蕩蕩的,馬路上偶爾走過幾個戴口罩的人,還有零星的運輸車,路上多的是檢查體溫以及消毒的卡點。

這不再是自己熟悉的城市。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元宵節,8小時,6個醫院

家,還是熟悉的家,像這段時間絕大多數的武漢人一樣,東西湖區的家里,妻子帶著四歲的孩子每天都不出門,她很幸運一家人目前都很安全,對于丈夫每天的出車,非常擔憂,唯有多囑托。

回到家里,用自己專用的一次性碗筷吃完午飯后,兩點鐘,王紅偉迅速趕往倉庫將貨物裝車,與搭檔張林熟練的穿戴防護服、口罩、手套……全副武裝,出發……

一路暢通,?8個小時內跑完了6家醫院。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相比冷清的街道和商場,醫院成了城市中人最多的地方。”就連臨時搭建的江漢方艙醫院,周邊路上的人也比其他地方多很多。有一些帶著口罩、眼神黯淡的病患,有一些和自己一樣“全副武裝”的陪伴家屬,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坐在路邊抹眼淚……很少聽到有人大聲講話,氣氛沉默、壓抑。

從江漢區方艙醫院返程,已過晚上10點,這是個沒有月亮的元宵夜,路過哥哥家居住的小區時,王紅偉放慢了車速,車窗外萬家燈火,遠處,寬闊而昏黑的江面上,泛著點點微光,江邊的龜山蛇山影影綽綽,黃鶴樓沉默地佇立著,閱盡千年滄桑。

腳下的這座城市,依然還在被病毒肆虐,羸弱不堪。

但是,這一切終將會過去,因為就在這個城市,還有很多像自己一樣的人,晝夜奮戰在抗“疫”前線,他們或是醫務人員,或是公安民警,或社區基層工作者……當然,也有很多物流同行,每天奔波于城市的各個角落,像毛細血管一樣,將救援物資輸送給最需要的人。

一位武漢司機的自白:守住武漢,這里有我的家人?

這天晚上,洗涑完畢,回自己的隔離房間睡覺前,王紅偉隔著臥室門看了一眼妻子和孩子,她們已經沉沉睡去。

家里,依然是一個寧靜安詳的夜晚。

好好休息,明天還要運送五批口罩,江蘇醫療隊、街道辦事處、居委會等抗疫前線部門,都急等著用。

守住武漢,就是守住自己的家人。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